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全球文化创意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音山在线 > 风土人情 >

六音山游侠传第九节:辗转修车 机油大战

时间:2015-09-01 22:29来源:原创 作者:阿坤无极 点击:
六音山游侠传第九节:辗转修车 机油大战

六音山游侠传

第九节  辗转修车  机油大战


 
      小三轮摩托受了伤,但是发动机的动力丝毫不减,声音还是那么强劲,这时才从双木兄的口中得知,这小家伙是昨天老大爷刚买回来的,绝对是崭新的啊!我马上说昨天刚买的肯定没有过磨合期啊,双木兄开这么快,肯定容易出问题啊!双木兄没有吱声,似乎也明白了问题的关键啊!磨合期的车辆是不能高速行驶的啊,而来时的路上几乎到了速度的极限,双木兄说这种小三轮摩托,最高时速也就60公里,结果很长时间都在五十公里以上啊!而且连续运行将近两个小时半啊!看来双木兄完全是为了赶路赶时间才对此抛之脑后了啊!

     于是一路上开始寻找修车铺,结果修汽车农用车倒很多,专修摩托的就少多了,但是在205国道李官营村路口,找到了一家,结果很泄气,修车师傅人没有在!门口停着一辆摩托车,一位很壮实的大哥也在那里,我上前询问一下修车师傅,大哥挺爽快,拿起手机就联系了一下,结果听那意思好像在打牌,不肯过来,看来,到了下午,人自然就松懈了!

      没有办法,只能掉头继续上路啊!临走大哥说离这14华里,还有一家,看来只能到那里碰碰运气了,于是有点提心吊胆的又出发了,沿着已经破烂不堪的205国道继续颠簸前进,自从车出了问题,一路上我们开始保持沉默,因为生怕小三轮摩托突然之间就罢工,我们无法继续前进,除此就是双木兄不知回去怎么和热心的老大爷交差啊!

     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四周较远的景物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;时间一点点流逝,车子的机油也一点点流失,没有变得只有两个主人公,双木兄全力以赴操控这辆受伤的座驾,我一动不动的看着前方,搜寻着我们修车的希望,在黄昏时分,我们成为了一种精神的象征,更像是一组意味深长的雕塑,证明着一种勇于开拓顽强奋斗的不屈精神,在这里请允许我把这种精神称之为六音山精神,一旦六音山开发成功,我将为六音山的游侠们竖立一座纪念碑,刻上我们的名字与日月同辉与山河同在!(以上完成于2007年9月13日星期四 下午雷阵雨 于开发区)

      经过大约十几分钟的行程,终于在道边上找到了第二家修摩托车的,可是开到近前一问,几个蹲在门口的中年人,没有人吱声,后来一位老大哥说:“我们这里,不能修了,主要的人都出去了,我们看不了啊!去别处看看吧!”看来还得吃闭门羹啊!双木兄不甘心的说道:“帮我们看看吧,机油漏了,不知道怎么回事啊!”,我也赶紧帮腔道:“都是一搁得的,帮帮忙啊!老师傅!”,只见老师傅摇摇头,答道:“不行啊,我们这修不了这种车,你们还是到别处看看吧!”,这话显然是推辞,看来这里面还有别的事情,我们不好继续强求,只能继续寻找继续向前开去,此时已经夜色逼近,时间已经是六点半左右了,已经为此耽搁半个小时多,按照原计划八点回到市里,看来是要泡汤了!

      没办法,吃了两回闭门羹了,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前进,夜色在不知觉中加深,天气开始凉了下来,坐在车上风吹的厉害,一阵一阵的寒意开始隐隐而来!好在车子运行不大功夫,好像是到了昌黎安山镇边上,终于找到了一个修车摊,就在一个移动收费点前面,小伙子师傅正忙着呢,双木兄非常着急,让小师傅过来看看,小师傅挺给面子,我们把车子立起来,借着下午最后一丝光亮,小师傅瞧了几眼,立即断定是曲轴机油密封圈坏了,所以漏油不止啊,其实我们也有同样猜测,怎么办呢?

      双木兄连忙寻问道:“可否修一下,换一个密封圈!”,小师傅立即答道:“如果修得话,必须发动机全拆啊!”,双木兄急切的问道:“这个得需要多长时间啊?”,小师傅皱了皱眉头,寻思一下说:“这个最少也得一个小时左右啊,再说你这是新车啊,拆了之后就不保修了,最好是让商家免费修一下!”,看来小师傅做生意还挺实在啊!

      我连忙插嘴道:“是否可以边走边加点机油啊?这样才能避免发动机损坏啊!”,小师傅答道:“也许只能这样了,这最好不能拆,否则就真不保修了!”,双木兄看看已经黑下来的夜色,叹了一口气:“看来只能这样了,你们这里有机油吗,都是多少钱的啊!”,小师傅立即爽快的答道:“有15的,25的,还有35的几种,看看大哥需要那种价位的?”。

     双木兄琢磨一下,便回答道:“就先来一桶15快的吧,先加点看看!”,于是小师傅返身进了屋去拿机油,我们就来到车子跟前,开始寻找从哪里加机油,可是我们看来看去,也没有找到,看来隔行如隔山啊,小师傅拿着一小桶机油过来,指挥我们把机油加了进去,果然里面没有多少了,加进半桶还没有满,但为了节约能够坚持到市区,就剩下一半,小师傅收了钱,嘱咐了几句,我们就又出发,现在已经接近七点了。

      之后我们全速前进,在已经有些寒冷的风中前行,过了将近半个多小时,我们终于到达昌黎近前,在一个加油站,加了一次油,加油的小伙一下子没有控制好,结果油喷出来不少,都弄到花生和大枣上,但我们没有说什么,交了九块油钱,就继续赶路了,我问是否加点机油,双木兄说到了沿海公路路口再说。

      当我们拐进昌黎县城外环到沿海公路的路口时,天已经彻底黑了,四眼望去什么也看不见,今晚没有月亮,只有漆黑的夜,马路上车流不多,但都开着大灯,刺眼的灯光,扑面而来,有时真为双木兄捏一把汗,情况变得很糟,由于黑暗中,没有白天看的清楚,到了一些路口,我们似乎有了迷路的感觉,好在双木兄经验老道,意志坚定,不然我们只有硬着头皮四处问路的份了!

      快到了沿海公路路口了,双木兄把车停在一处有路灯的地方,我知道要加机油了,于是我负责扶住倾斜的车子,双木兄负责加油,可是就在此刻,危机再次出现,双木兄在拧机油入口密封塞时,竟然把塑料头给拧了下来,这下可完了,开始我们两个轮流用手拧,可是发动机很热,一碰就得缩回来,另外塑料塞受热膨胀可能变得更紧了,我们无法弄开,气得我们直骂生产商怎么生产出这么破烂的东西,最后双木兄从工具箱中拿出一套工具,只有改锥和扳手,双木兄试了几次都不起任何作用,于是我提出我最后的绝招,就是找一家五金店或小商店,买点快粘浇水,涂在拧掉的盖上,然后再放上,过一会儿再拧就可以拧开,没有办法,到了这份上只有“死马当作活马医”了,双木兄表示赞同,看来外出行动,相互理解互相团结是非常重要的,于是继续前进……

      由于这是外环,相当偏僻,路边上离很远才有商铺和人家,一路上真担心车抛锚在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”的地方,那样的话我们就彻底惨了!到时就不知道是人骑车还是车骑人啦!还好天不灭曹,找了第一家亮着灯的五金店,就有“哥俩好”的胶水,可能双木兄闲麻烦,跟店主借来钳子,想用钳子把剩余的机油塞给弄下来,结果我们试了几次都纹丝不动,于是使用了我的方法,结果是绝壁逢生手到擒来,一句话成功啦!就这一招儿,双木兄不住的夸我,其实这样的事情,我已经干过很多次了!好了,不再多提,这胶水花了我五块钱啊!

      我们借店门口的灯光,把剩余的机油大部分加了进去,结果还是感觉有点杯水车薪啊,差的很远啊!于是在到了昌黎黄金海岸时,在一个加油站,双木兄花了70元,买了一大桶高级小轿车用的中国石油“昆仑牌”汽油机专用机油,在黄金海岸医院门口,借着广告灯箱的光线,开始加机油,先把小桶的控空,后来就准备加大桶,由于不知怎么开口,我想帮忙一把,就把倾斜的车放平,结果里面的机油喷涌而出,流了一地,我赶紧恢复原状,才控制住了,双木兄见了没说什么,只见流出的机油跟酱油似很黑,而刚加进去时跟纯净水一样清澈,可见发动机在工作时产生摩擦是多么的厉害啊!

      后来我们终于加好机油,这次加得最多,一直加到机油溢出来为止,这也是这场机油大战中,最后一次加油,望着那一摊油迹,只能为自己的不小心说声抱歉了,这一摊油迹成了机油大战最后的见证,因为直到行程结束也没有再加,只是双木兄叹息到,这次行动损失大了,花费超出了预计,我安慰他说:“回去把我家的六音山大枣给大爷拿去赔不是吧!”,双木兄苦笑道:“也只能如此这般啦!”。看过时间已是八点一刻了,之后,一加油门,小战斗车又轰鸣着驶向茫茫的夜色中,沿着似乎没有尽头的公路,在无边的黑夜中穿行着……



(责任编辑:阿坤无极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